福利彩票36选7今日开奖 www.iv3v9.cn   “你认识他们。”看似很随意的接话,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

  “好像是导演和云小爱,想不到一向自视清高的欧阳陵也没能跑出这个女人的手掌心。”叶琳珊一副鄙视的口气。

  是吗?卓逸凡刚要松了一口气,不对,小爱为什么要人扶着?看她走路的样子,难道他们真的是?某人的脸色更加难看。

  “他们是……”要是在以前他卓逸凡根本不会出声询问这种八卦。

  但在兴奋中的叶琳珊并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妥,“逸哥哥你忘了吗?那个男的他就是你这次投资拍摄电视剧的总导演欧阳陵??!”

  “哦,哦,对。”其实只要是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应该知道,卓逸凡怎么可能不认识欧阳陵,特别是像他的这种知名度很高的导演又特别的清高,如果不是他卓逸凡亲自去请,而且还得加上他们原有的关系,欧阳陵才不会同意过来。

  “刚才上车女人叫云小爱,是一个跑龙套的小演员。”叶琳珊满脸的不屑介绍着。

  卓逸凡抬眼看了一下叶琳珊,眉头皱了一下,但他还是忍了下来。

  “没想到刚几天的功夫这个女人就把正副两个导演都勾搭上了,今天导演还给她加戏了。”叶琳珊话里充满了不屑和嘲笑。

  “不是听说这个欧阳陵为人很正派吗?”卓逸凡不易察觉的再次皱了一下眉头。

  m若年h、网唯‘●一Z正;=版L},其●t他●都e是a盗vY版、0

  “逸哥哥,你都不知道这个女人很有一套勾引男人的本事,听说她以前就是靠卖的,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叶琳珊恨不得把这个女人踩死在自己的脚底下。

  “这个女人是你的仇人吗?”卓逸凡再次自然的接过话题。

  “我就是看不惯这种女人,太不要脸了,没想到我们剧组里也会混进这种女人。”叶琳珊愤愤不平,好像丢了她的脸面。

  卓逸凡冷冷的看向叶琳珊,自己的女人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他可比任何人都清楚,欧阳陵的为人更是不用说,不过看今天这个样子,自己还是得让她知道,他卓逸凡才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男人,不是任何人的车她都可以上的,自己不能对她太放松了。

  “今天我还借拍戏狠狠的教训了她一顿。”叶琳珊忍不住炫耀道,一想到云小爱被自己打扒在地上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就想发笑。

  “你……”卓逸凡本来是要发怒的,但一转念他用不相信的眼神看向叶琳珊。

  “逸哥哥,是真的,这种女人就该好好的教训教训。”看着逸哥哥怀疑的眼神,叶琳珊还是忍不住再次炫耀,她哪里知道她的逸哥哥恨不得把她扔出车外。

  “你就不怕她报复?”

  “我们是拍打戏,我不过是假戏真做,导演都说不出什么。”人在激动中容易忘记自己要怎么做了,叶琳珊就是属于这种女人,她得意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特别是今天逸哥哥还亲自来接她更让她不知道东南西地了。

  “以后如果有时间,白天我也会过来看看。”卓逸凡嘴角上扬。

  “真的吗?”叶琳珊激动的恨不得搂着卓逸凡亲上几口,她等待这种日子等待的太久了。“谢谢逸哥哥。”

  卓逸凡撇了一眼得意忘形中的叶琳珊,但他还是忍了下来,就让这个女人这么认为也好。

  “逸哥哥,我们今天晚上要好好的喝一杯庆祝。”叶琳珊开心不已,以前他们在一起逸哥哥总是一句话世不说,开今天他们聊了夕这么多,看来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叶琳珊几天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

  “是这儿吗?”欧阳陵的车子慢了下来。

  “什么……”小爱一愣,好半天才反应来。

  “对,我到了。”车子停了下来。

  小爱下车。“谢谢,导演。”

  “回去好好睡一觉什么也不用想,明天一切都会好的。”

  “嗯,您的衣服。”小爱有些尴尬。

  “你穿回去吧!”

  “我洗好还给您。”小爱感激道

  “不用着急。”看不出欧阳陵有任何的表情。

  “再见。”

  “再见。”

  小爱慢慢的走向自己住的地方,打开门转头发现欧阳陵的车还停在那儿,小爱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向他挥了挥手,虽看不见欧阳陵的表情,但只见车子已经启动,只到车子完全看不见小爱才开门进去。

  小爱砰的一声把门关上,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悲痛,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的是惊天动地,吓得隔壁邻居以为她了发生什么事。

  今天晚上如果不是欧阳陵,后果小爱不堪想像,最后的结果大不了就是自己一死,可是她死了妈妈怎么办?看着身上被撕碎的衣服还有伤痕,小爱越想越是害怕,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许是哭累的时候吧!

  “??!”一声惊叫打破了夜的寂静。

  “小爱,是我。”卓逸凡急忙伸手捂住女人尖叫的嘴巴。

  屋里一下子灯火通明。

  “你……你……怎么进来的?”小爱吓得语无伦次,脸色都变了。

  “我从门进来的。”某人还笑。

  “你……”现在小爱想杀人的心都有了,今天她真是被吓怕了。

  “从门?”小爱怀疑的看向某个男人,她记得自己并没有给过卓逸凡的钥匙。

  “我配的。”卓逸凡理直气壮。

  “你……”看着卓逸凡无故的表情小爱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再一次忍不住了。

  “怎么啦!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卓逸凡人知道白天叶琳珊欺负过小爱,可这个丫头也不用伤心成这样吧?他吓了一跳,急忙抱住女人。

  卓逸凡知道小爱受了委屈以后,心疼得不得了,好不容易打发了叶琳珊就急冲冲的赶过来,敲门没声音,他只好拿出自己偷配的钥匙开了门,没想到这个丫头委屈成这样?没想到他一个总裁谈个恋爱也像小偷一样,说出去把他的人都丢尽了,真是毁了他花花公子的英名。

  “没有。”小爱哭着摇头。

  “对不起!对不起!”卓逸凡以为是自己吓到了小爱,急忙搂紧她连连道歉。

  好半天小爱才止住了哭声。“跟你没关系。”小爱闷声道。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有没有受伤?”卓逸凡想要查看小爱的身体,想到晚上欧阳陵搀扶小爱的情境,他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没有欺负我。”小爱一急忙裹紧被子,她可不想让这个男人知道自己全身伤痕累累。

  “好了,好了,我不看就是了。”卓逸凡慌忙连人带被抱在怀里,看着心上人这么伤心难过,卓逸凡的怒火越烧越旺,该死的女人,总有一天要她好看。

  小爱舒了一口气,安心的闭上了眼睛,不知为什么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小爱却莫名其妙的感到很安心,难道就是因为他们不止一次的同床共枕过?

  只到女人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卓逸凡才仔细查看心爱之人,见她红肿的脸上还留有泪痕,他握紧紧拳头,“对不起!我一定会让伤害你的人付出代价。”

  卓逸凡走到阳台,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他压低了嗓门。

  “谁呀?”欧阳陵正在熟睡,一阵手机铃声把他吵醒,他不耐烦的按掉手机,欧阳陵最讨厌就是在休息时有人打忧,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不接不罢休,在这寂静的夜里手机铃声显得特别刺耳。

  “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呀?”欧阳陵不耐烦的用手接通电话,眼睛看都不看,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深更半夜扰他轻梦?

  “你是欧阳陵吗?”

  “你是谁?”欧阳陵迷迷糊糊的。

  “别管我是谁。”打电话还不自报家门什么人这么霸道?

  “神经病。”欧阳陵才不管他是谁,现在睡觉最大,他刚要挂电话。

  “等一下。”

  “有事吗?”

  “云小爱今天是不是被你欺负了?”卓逸凡开门见山。

  “云小爱……被我欺负……”欧阳陵一愣,终于想起晚上的事情来,欧阳陵一下子醒了过来。

  “云小爱说的?”

  “云小爱如果再出现什么情况,我就找你算账。”

  威胁他?云小爱回去怎么说的?那个云小爱跟这个男人是什么关系?一连串的疑问在欧阳陵脑子里快速闪过。

  “你到底是什么人?”欧阳陵也发怒了,。

  “我是……”卓逸凡急忙住口,小爱说过他们的关系不准他公开。

  “你管不着。”电话立即挂断。

  “神经病。”欧阳陵骂了一句刚想闭上睛继续睡觉,电话又响了起来。

  “你还有什么事?”他真的不耐烦了,真是半夜遇到个神经病。

  “云小爱请两天假。”啪嗒一声电话再次挂断,也不管他同不同意。

  他是云小爱什么人?欧阳陵莫名其妙的摇摇头继续睡觉,他不是个喜欢探讨别人隐私的人,不过他说要给小爱请两天假他听进去了。

  小爱一直睡到自然醒,看下时间吓了一跳今天要迟到了,急忙起来洗漱,透过镜子看到脸上的伤痕还能看出一些,小爱只好拍上一层厚厚的粉,只到看不出什么来她才放心。

  出来发现桌放着一张纸,“已帮你请好假,你就在家休息休息。”

  如果不是看到这张纸,小爱都想不起来卓逸凡昨天晚上来过,他虽然请过假了,可作为一个跑龙套的新人来说,小爱可不敢耽误大家拍戏,急急忙忙打车来到场地。

  “来了,来了,她来了,她还有脸过来?”小爱发现不少人围在一起在指指点点的议论着,就连徐姐和菲菲也一脸担心的看着她。

  “怎么回事?”小爱走向手拿报纸的谭丽丽。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谭丽丽说完甩给小爱一张报纸转身就走。

  小爱也不跟她计较,知道她做事不过脑子,她疑惑的从地上捡起报纸。

  报纸有一行醒目的大字。“小演员与大导演的潜规则。”下面还配上照片,照片正是昨天晚上欧阳陵扶她上车的照片。

  “这……”小爱一下子说不出话来,这是什么人拍的?虽然光线不太好,而且拍的还是侧面,但熟悉的人一看就看出来了,况且小爱还披着欧阳陵的衣服,如果说他们之间没什么,可能谁也不会相信吧!何况在这个圈子里没事也能给你说出点事来。

  以前小爱不敢确定,通过昨天晚上,她才知道演艺圈的潜规则是真的存在,但是他们并没有??!可是又有谁能够相信呢!

  微信搜“若年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