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36选7今日开奖 www.iv3v9.cn   凌云阁里出现贼人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各院,魏氏听到消息一下子就吓晕了过去。

  夏太师安抚好魏氏,这才急匆匆的带着下人往凌云阁赶去。

  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夏原立刻命人封闭了府院,同时也封锁了消息,以免被外界的人知道毁了夏樱函的清誉。

  此刻青黛等一众在凌云阁服侍的丫鬟婆子因为看护不力被罚跪在院里,正战战兢兢的等着太师发落。

  夏樱函处理好了与贼人挣扎手臂上不小心划到的伤口才去到外室与夏原详谈。

  夏原心疼不已的看着夏樱函娇弱扶柳的模样,关切的说道:“函儿不必害怕,那个贼人受了伤肯定跑不远,爹爹已经派人去捉拿他了?!ぁぁぁぁな翟诳啥?,竟然敢在我府上欺负我女儿!”

  “我没事,只是一时受惊罢了,有爹爹在,现在已经安心了?!?/p>

  看到夏原,之前的委屈害怕一股脑儿的上了头,夏樱函委屈不已,擦了擦眼泪说道。

  “都怪我,一时大意,竟让贼人有了可乘之机。你放心,爹爹一定不会放过那个贼人的。不过,你是怎么怀疑上那个刺绣嬷嬷的?”

  想到女儿在府上差点被人玷污,夏原的眼里满是狠厉之色,愤怒的说道。

  “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怀疑那人,只是觉得她行为有些怪异。那个贼人逃走时的背影让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个嬷嬷,这院里就她一个外人,所以我就让人去偏房看了看,果然已经没了踪影?!?/p>

  夏樱函稳定了自己的情绪,一五一十的说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p>

  夏原心有余悸的叹息道。

  “爹爹,这事儿事发突然,是女儿让青黛她们不用值守的,你就让她们起来吧!”

  看到夏原恢复了情绪,夏樱函急忙替青黛等人求起情来。

  “你呀你,就是太纵着她们了,让她们没了规矩。??隙ㄒ?,就让她们跪一晚吧!”

  夏原冷冷的看了院外跪着的众人一眼,这才大步走了。

  夏樱函目送着夏原走远,心有不安的看着那些罚跪的丫鬟,不知说什么才好。

  “小姐,奴婢们该罚,幸好你贵人天相没出什么意外,不然我们有九条命也不够换你的?!?/p>

  青黛心知夏樱函的心思,悔恨的说道。

  “人命哪儿有贵贱之分,这事儿怪不着你们?!?/p>

  夏樱函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神色有意无意的扫了跪着的丫鬟妍儿一眼,就转身回到了屋子。

  她坐到桌前,拿银匙将玛瑙碗里的燕窝搅了搅,心里琢磨着这件事儿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设计毁她清白。

  夏季溪母女对她怀恨在心,所以她下意识的就怀疑这两人。

  可是细心琢磨又觉得不会是她们,因为她们也和她一样被禁足了,而且如此周密的打算也不像是那娘俩的作风。

  这个人是老祖宗请来的,但显然老祖宗是不可能害她的。

  那么…..如果是阴谋,那就是另有其人了!说不定这个人在上一世也同样害过她。

  想到此处,夏樱函感觉后背有些发寒,毕竟敌人在暗,她在明。

  她很少出府,更是没有在外得罪什么人,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是谁会这样处心积虑的害她。

  幸好重生以后,她就时刻在身边藏了些防身的利器,不然今日后果不堪设想。

  …….晟王府“咻~”

  一支伴着疾风的箭矢带着一股强劲的力道不偏不倚的射在了箭靶上的圆点上。

  “王爷真是好箭法?!?/p>

  卫枫站在帝千夜身后,由衷的赞叹道。

  他剑眉星目,身形壮硕,是先皇在世时指派给帝千夜?;に参5拇妒涛?。已经跟随了帝千夜十余年,此刻正直壮年。

  看到帝千夜射出一箭,他爽朗一笑,不禁由衷的赞叹道。

  帝千夜勾唇浅笑,看到迎面走开的男子,将手中弓箭抛到了卫枫手中,淡淡说道:“今日就到这里吧?!?/p>

  桑余穿过后院茂密的竹林道,走到帝千夜跟前,低声说道:“王爷,出事了!”

  帝千夜俊美得容颜上一片淡然和冷静,缓缓问道:“何事?”

  “京上都在传,太师府大小姐的屋子里昨夜入了采花大盗?!?/p>

  桑余有些忐忑的说道。

  “什么?”

  桑余禀告完,帝千夜眸色瞬间一沉,拔高音量厉声问道。

  桑余不敢故弄玄虚,赶紧补充道:“王爷不必担心,小的已经打探清楚了,夏小姐只是手臂上受了些伤,此刻已并无大碍了,那贼人也并未得手。夏府已经连夜派人四处追捕,不过现下还未捉拿归案?!?/p>

  “······”

  Kw最,新#`章K&节上若mt年*网_B0SW

  帝千夜紧紧抿着唇没有说话,琥珀色的眸子高深莫测的看着远处,浑身充斥着一股冷冷的气息。

  桑余和卫枫互视一眼,一时也不敢出声打扰,心里七上八下的等着他说话。

  “太师肯定已经封城了,那人逃不出京上。卫枫,你带人去找找,就去赌场和烟花场所找,这些地方鱼龙混杂最适宜潜藏,也是太师府那些人最容易忽视的地方,如果找到了那贼人,先别声张,将人带到我这里来?!?/p>

  帝千夜沉默了片刻,冷静的吩咐道。

  “是,我这就去?!?/p>

  卫枫将长剑背到身后,得令大步走开了。

  “这件事恐怕不简单,你去外面打探一下,看是谁最先将此事散播开来的,找到了散播消息的人也一并带回府上?!?/p>

  帝千夜清冷如玉的声音中透出一股威严和震慑,桑余略一沉思,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女子最看重的乃是清白和名誉,夏府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以夏太师的手段不可能不保守秘密,怎么可能任由此事被外面传的沸沸扬扬。

  那么····夏府是最不可能走漏风声的地方。

  既然不是夏府的人,也不可能是那个贼人,那么能够得到如此隐晦消息的人,恐怕就是那些设局的人,是存了心想要让夏樱函的清誉尽毁,人人唾弃。

  如此动荡的时局,不光太子,谁都想要拉拢太师府的势力。

  那谁都有可能是这件事情的主谋,最有可能的······自然是那些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的人吧~!

  夏府小姐被人玷污,那妄想靠接亲来攀附的那些人也就不得不放弃了这颗棋子。

  这样就能够一举两得,谁都甭想捞到什么好处。

  “这些人胆子也太大了吧,那夏府的二小姐岂不是也有可能遇到这样的事情?”

  思及此,桑余有些惊讶的问道。

  “她出不出事跟我何干?”

  帝千夜冷漠的笑了笑,就转身离开了。

  微信搜“若年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