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36选7今日开奖 www.iv3v9.cn   “您别担心,他们一向调皮,但绝不会有事的,我有办法找到他们,您先回去吧!”本来请保姆来也没指望看牢那两个古灵精怪的兄妹,主要是打扫卫生和准备饮食而已。

  等保姆离开后,慕欣欣脸上不见一丝慌乱,因为那两个小家伙身上都有GPS定位,她重新回到车里,打开导航后顺着定位开车找了过去。

  在一家豪华别墅门口停下后,慕欣欣敲响房门。

  很快,有一个管家打扮的人前来开门,听到慕欣欣说明来意后请她进去。

  等她一路跟着管家走进餐厅后,看到这两个小宝贝居然在跟昨天仅有过一面之缘的韩亦辰其乐融融地用餐时,她嘴角抽搐,面色终于产生了一丝变化。

  “哇,妈咪,你也来了,要不要一起用晚餐呀!”小希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把这里当成是自己家一样热情。

  “妈咪,晚上好?!卑舶灿叛诺卮蜃耪泻?,手上夹牛排的动作倒是没有丝毫停顿。

  韩亦辰好整以暇地打量着面前女人的脸色。

  却见她眼底隐约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面上却带着优雅地笑容道:“我不饿,你们慢、慢吃,吃完回去,妈咪在慢、慢地陪你们聊聊天,好吗宝贝们?!?/p>

  她特意强调“慢慢”两个字,随着她温柔的话语落下,两个萌宝背脊一僵,脖子发寒,他们心里同时想到:妈咪生气了!

  下一刻,两个小家伙飞快地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韩亦辰将宝宝们的小动作看在眼底,只觉得非常有趣,眼底不易察觉地闪过一抹笑意。

  晚餐结束后,安安和小希立刻起身跑到慕欣欣面前。

  慕欣欣这才将目光转到韩亦辰身上,语气很冷淡地感激道:“谢谢韩先生照顾我的儿女,麻烦你了?!?/p>

  “嗯?!焙喑轿⑽Ⅱナ?,目光淡然地望着她。

  慕欣欣也不在意他冷淡的态度,语毕就一左一右牵着两兄妹离开了别墅。

  韩亦辰望着她的背影,心底却莫名地燃起了一抹兴趣,然而很快,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目光又变得深邃又复杂。

  @若…o年《C网y首发》e0

  晚上回去后,慕欣欣狠心下来,对着这两个不省心的小宝贝“教训”了半天。

  “昨晚,我跟你们说的那些话你们都忘了?”

  “你们是小孩子,大人的事情不要掺合?!?/p>

  “下次如果再这样胡闹,你们就别回来了!”

  ……

  两个小家伙低落地垂下脑袋,声音萎靡不振道:“妈咪,我们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一声不吭地离开家,应该提前跟你汇报,不让你担心的?!?/p>

  “妈咪,我们也不会没礼貌地擅自去别人家吃饭了?!?/p>

  慕欣欣轻哼了一声,今天做了个手术也确实很累,就姑且接受了他们的反省,转身上楼去了。

  第二天,慕欣欣回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以宋茹为首的几个医生堵住她的去路。

  她面色微沉:“让开?!?/p>

  “你还傲什么?”宋茹当即讥冷道:“还真以为自己能耐了?昨天的手术要不是有谈主任在,能挽救孕妇的命吗?”

  “就是,真能把自己当回事,昨天对着我们这么嚣张,还以为有多了不起,结果途中居然逃跑了?!?/p>

  “谈主任还让我们不要在你面前乱说,是不想让你太难堪吧,这个丢人现眼的女人?!?/p>

  慕欣欣听到这里终于明白过来,昨天的那床手术,被那位姓谈的主任把功劳领了去?

  她在心底嗤笑一声,本来还以为那位主任是这群医生中唯一正常的一个,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事实到底是怎样,你们自己去问她吧!”慕欣欣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后,直接推开人群回到办公室。

  留下一群人在她身后面面相觑:“她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她想说谈主任在骗人?”

  有人嘲弄道:“真是可笑,到了这份上也不想丢面子吧!”

  有人更加夸张,“这手术要是她的功劳,我把脑袋拿下来给她当皮球踢!”

  一群人根本没把慕欣欣的话放在心上,殊不知慕欣欣也根本没在意这件事,因为她从最初进这家医院,就是为了追查线索。

  当年她的亲生父母出车祸后就在这个医院进行治疗,结果却死得不明不白,她进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追查自己父母的死因,所以名誉和功劳对她而言,都不重要。

  不过她对医学的钻研却是永无止境的。

  想到这里,慕欣欣坐下后拿起笔来,开始写最新一期的医学论文。

  这些年不停战斗在手术台上,时间鲜少能空得下来,是以虽然专业实践技能是进步了,却始终缺少一些证明来傍身,特别是这个以证为准的时代,比起精湛的技术,一张职称证明更能在医学界立足。

  不过她并不是个没有规划的人,更不会打没准备的战,前些年不断实践,为的就是积累经验,一击即中。所以回国之后,她也跟着开始着手这方面的事务。

  等她好不容易写完的时候眼睛有些酸涩,她往窗外看了会风景?;ぱ劬?,起身拿着病例单子去查房。

  就在她离开没多久的时候,谈艳匆匆地来到了她的办公室门口。

  当她从那群多嘴的同事口中得知慕欣欣已经知道她冒领功劳的事后,她额头上的冷汗都滚落了下来。

  她昨天被利益冲昏头脑,想也没想就说那手术是自己做的,结果这会冷静下来后,顿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她害怕被揭穿,所以跑来恳求慕欣欣的原谅。

  结果当手碰上房门的时候,却发现门并没有锁上。

  她下意识的推开房门进去,脚下步伐轻缓地来到慕欣欣的办公桌前,却意外地看到了桌上的草稿。

  等谈艳将内容看完后,眼底迅速地迸发出了一股惊诧的光,她没想到慕欣欣的论文水平也如此精湛。

  这一瞬间,她早就忘了来时的目的,又像是被鬼迷了心窍一样,悄悄地拿出手机后,哆哆嗦嗦地将内容拍摄了下来,嘴角勾起了一抹阴险诡异的弧度,拿着剽窃来的论文离开房间。

  微信搜“若年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