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36选7今日开奖 www.iv3v9.cn   叶倾心将人叫住,林朗回头有点奇怪的问了句:“请问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只是我看你手好像是受伤了,在这里擦了药再走吧!”

  “妈咪!”

  战子昂小声的叫了一句,叶倾心从来都是这样过分善良,看人受伤会有不忍。

  %N若年}c网正版…;首t+发0}^

  林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虎口处确实已经流血了。

  这是宁木木咬的,他开车的时候,宁木木吐在了他的车上,喝水漱口后,就直接冲上来咬了他一口。

  嘴里面还骂骂咧咧的,应该是在骂那个所谓的人渣。

  “这……会不会有点不方便?”

  “没关系,你能把木木送回来,就不会是个坏人,我给你处理一下吧,不然感染了就不好了。包子,把医疗箱拿过来?!?/p>

  包子不情愿的答应一声,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飞快地捧着药箱回来,生怕给别人和妈咪独处的时间。

  叶倾心给林朗小心翼翼的清洗伤口,又放了一点药包扎。

  “好了,这下就没事了,你回去吧,木木我们会照顾的?!?/p>

  她微微笑着,脸上的酒窝若隐若现,林朗瞬间红了脸,点点头,然后拿着自己的西装出去。

  包子一脸的气愤,教育叶倾心道:“妈咪,你怎么能让陌生人在家里面呆这么久?很危险的,爹地知道会生气的?!?/p>

  “你没看到那伤口是牙印嘛?肯定是木木咬的,总不能让人家感染了回去?!?/p>

  叶倾心回头看了一眼还沙发上蜷缩着的,宁木木,轻轻叹气。

  伸手将她脸上的头发拨弄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露了出来。

  “你这是何必呢?对待人渣肯定会有办法的??!”

  想当初自己也是被季舜熙骗了的,叶倾心是最清楚他是什么人的,一想到宁大成要将木木嫁给那样的人也忍不住的心痛。

  “算了,包子,来,我们把木木姑姑弄到房间去。沙发太硬了!”

  叶倾心刚刚想把手抽出来,拉宁木木起来,就被她一把抓住了手。

  “墨琛哥,墨琛哥,我喜欢你?!?/p>

  “我喜欢你,不要,不要丢下我?!?/p>

  “别过来,人渣,滚……”

  宁木木声音带着哭腔,一把手紧紧的攥着叶倾心的手,越收越紧,到最后甚至变成了掐拽。

  “妈咪,木木姑姑刚刚说什么?她……她是不是叫爹地的名字了?”

  战子昂就在旁边,他不是没有听清楚,而是有点不敢相信。

  他平时最喜欢的木木姑姑,竟然也是一个想和妈咪抢男人的女人。

  “包子乖,木木姑姑什么都没有说。走,我们把姑姑弄回床上?!?/p>

  叶倾心声音清晰,尽管听到木木说的话的时候一阵难过,可是还是第一时间维护。

  她忽然有点痛恨自己,原本宁木木将这份感情收藏的好好的,没有任何期待,是她给了她希望,而现在又希望破灭。

  宁木木长的不大,身上的肉却是不少,叶倾心一个女人,战子昂又是个小孩子,都没有多少力气,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弄去了客房。

  休息一下,才给战墨琛打了电话,两个大男人还开车在大街上晃荡,全无收获。

  直到宁木木回了战墨琛家,邢少铭几乎是将车开到飞了起来,直奔着战家去了。

  已经是后半夜两点多,叶倾心有些瞌睡,战子昂更是迷迷糊糊,可还是坚持不睡,陪着叶倾心等战墨琛回来。

  门铃响的时候,两个人弹起来一样去开门,邢少铭第一个冲了进来,大声的问着:“木木呢,木木怎么样?她怎么回来的?现在怎么样了?”

  邢少铭最了解宁木木,看着开朗乐观的女孩子,一旦有什么心结就很难打开。

  比如喜欢战墨琛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直到叶倾心出现,孩子都有了几年,她还是不死心,在坚持的等着。

  邢少铭最怕宁木木一时想不开,会寻短见!

  “你问这么多,我先回答哪个?木木现在没事,就是喝多了,是一个男孩子送她回来的,说是木木的高中同学!”

  叶倾心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包子在旁边拉拉战墨琛的衣角,等他将他抱起来,才在耳边说了两句什么。

  战墨琛轻飘飘看了叶倾心一眼,伸手推了一把邢少铭,“你去客房看看木木吧,我和倾心也要休息了!”

  几乎是不等人反应,他将战子昂放下,一把拉住叶倾心的手,就往楼上走去。

  “喂,战墨琛,你干什么,孩子还在呢,你慢点,我快摔了!”

  叶倾心在后面拍打着战墨琛的胳膊,想要让他停下,可是非但没停,男人越走越快!

  几乎是将叶倾心拖到了楼上。

  “你这是干什么?木木还醉着,邢少铭还没有走,你就拉着我上来,你看都不看一眼木木怎么样了,哪里有你这样的表哥?”

  叶倾心不满的说了一堆,却丝毫没有让眼前的人愧疚!

  他大手一挥,直接将人推到在了床上,身子猛地压过来,将人围成了小小一圈。

  “那个男人有我帅嘛?”

  没头没脑的一句,叶倾心皱起眉头,伸手推战墨琛的胸口,有点不耐烦。

  “你一回来就发疯?哪个男人?什么帅不帅的?”

  叶倾心根本没有将林朗这件事放在心上,却想不到足够让人吃醋的了。

  战墨琛一把捏住了叶倾心的脸,本来就没有几两肉,这样被捏住,被迫的张着嘴。

  “你少装糊涂,我问的是今天送木木回来的那个男人。听说,你还给他处理伤口了,怎么?他就那么容易感染,死掉嘛?”

  战墨琛说话恶狠狠的,琥珀色的眸子里有一点点的凶光,嘴角却噙着微笑,让人觉得有点嘲讽。

  叶倾心一把将他推开,跳到了地上,“战墨琛你有病吧?他送木木回来,被木木咬伤了,我帮他清理一下而已,怎么被你说的像是偷情一样?”

  本来光明正大的事情,从他嘴里一出来就变得淫秽不堪,叶倾心实在忍受不了。

  “就算偷情,也不会让你知道的!”

  她动气开始胡言乱语,战墨琛一把将她推到了墙上,怒视着威胁:“你敢!”

  微信搜“若年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