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36选7今日开奖 www.iv3v9.cn   221都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颓。鞑子受了重创,前进的脚步受限,耶律行又下了撤退的命令,不久之后,江面上又渐渐安静下来。

  只是,和鞑子来之前不同的是,原本如玉雕琢般的水平江面此时已经一团糟。四处漂浮的冰块,冰块上淋漓的鲜血,断手断脚碎布衣裳……还有奇怪的凛冽鲜血和火油烧焦的味道。

  昭华众人站在江边看着一片狼藉的战场,大江喃喃道:“若不是殿下这回带咱们过来,只怕还看不到江山这般壮观的景象?!?/p>

  李宝磊哈哈大笑道:“要说呀,还是咱们副将厉害,不费一兵一卒,敌人都来不及反击就夹着尾巴逃跑啦!”

  李宝磊大江等人都是和长安一个伍里的,情谊自然要比其他人更为深厚,作为一个伍里出来的兄弟,兄弟荣耀皆脸上有光,各个觉得很自豪。

  “要说还是那床弩厉害啊?!焙账?。

  “对对,多亏了凌都尉?!崩畋谟炙?。

  凌风哈哈一笑:“可不是我,是大刀!他对这些可喜欢了,特爱研究,这回殿下带了他们过来,才刚刚到赫海,他便招呼了几个能工巧匠加紧赶制,才一天一夜就把这玩意儿给做好了?!彼低?,他拍了拍弩身,赞道,“长安,你脑子真是好使,怎么想到这么好用的东西的?”

  长安笑笑:“弓箭射程太远,所以想着将床弩改良一下,床弩本就射程更远,将那发射器改得韧性更强些,力道再大些可不就能越发的远了。倒是大刀大哥,真是有心了,竟知道我们缺这个,连夜就赶出来了。难怪夜里我听见有隐约的砍伐声?!?/p>

  “啧啧!”凌风朝她深深看了几眼,突然上手捏住了她的脸颊,“常大人,您还是多笑笑好看。亲和多了!”

  长安一把将他的手打掉,皱着眉头瞪他几眼:“凌风!再胆敢对主将动手动脚,军法处置!”

  凌风腆着一张脸,笑嘻嘻道:“军法处置了小爷,你舍得吗?小爷可是你的左膀右臂!”

  说实话,此次行动,大部分都是凌风在暗中操作,长安不过是战略上给他指明方向,具体细节全靠凌风,他这么说其实也是出于事实。只是,当着大家的面,长安必须有所表示。

  只见她脸色一沉:“当真赌我舍不得?”

  凌风见她瞬间就变了脸,立马意识到自己刚才一时情不自禁玩笑开过了头,登时便单膝跪地,请罪道:“末将知错,还请将军责罚!”

  长安看着他的头顶,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这凌风虽说浪荡,可是这大面子却已经给足了自己了。在这次战役之中表现最为优秀的就是他了,而他此时却因为一句玩笑话和一个亲昵的动作恭恭敬敬跪倒在地,这可是给了她服众的台阶,竖了个好榜样。

  长安忙道:“凌都尉请起,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便是?!?/p>

  凌风连忙保证:“是!末将谨遵将军教诲!”

  长安见他眼中光华莫名,转而望向江面,似乎能看到江那边的一切景象:“余下的,就要交给胡将军和燕将军了。希望他们能早日和军师的队伍会合,好好痛击鞑子!”

  凌风站在她身旁,同样看着江面,低声说:“放心吧,两方围堵,鞑子方才又受了惊,应该很容易便踏上歇阳径那条路,毕竟歇阳城易守难攻,占据了歇阳也足能与我军抗衡一段时间了?!?/p>

  “所以,我的目标是——在鞑子未进歇阳之前,先让他们兵力大失,就算到时候他们占据了歇阳也没关系。歇阳城不比赫海和云慕,城池不大,粮草储备不足,只要围困个一年半载的,准能将他们困死在城内?!?/p>

  两人正说着,周烁穿过重重人群,来到了他们面前,大声道:“殿下有令!此次溯水之战我军不费一兵一卒便大败敌军,常大人与凌大人功不可没,先论功行赏——”

  众人全都安静下来,竖起耳朵听:长安被任命为镇北军右副将,凌风提升为参将。胡刚升至都尉,大刀李宝磊升至校尉,就连憨厚老实的大江也升至队正了。

  大江一听自己竟然做了队正,当即裂开嘴笑了:“队正!俺是队正了,这真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太好了,太好了!”他一拍巴掌,竟然说了句,“真离有红烧肉吃的日子不远了!”

  “你小子!”李宝磊一拍他后脑勺,“就这点儿出息?这时候还只想着你那碗红烧肉呢?”

  李宝磊年纪其实要小大江好几岁,但大江不大会说话,一直憨憨楞楞的,所以原一个什的兄弟们从来都没把他当大哥看,只当他和其他人年纪一般大。

  “嘿嘿,真的是好久好久没有吃到了?!贝蠼恿四颖焕畋谂墓牡胤?,憨厚道,“久到什么味道都忘了呢?!?/p>

  长安听着他这话,心里一酸,当即便表态:“大江哥,等明日晚上,我便叫火头军进城去采买肉类,咱们犒劳一下自己,每人也尝尝红烧肉的味道,顺带弄几坛酒来。咱们吃饱了喝足了,便好北上追着鞑子跑了!”

  “好嘞!”大江笑呵呵地说。

  许多年后,长安一想起冬日的那一夜,自己答应大江做一顿红烧肉时他笑得那个满足样,就忍不住眼眶发红。

  其实,在战乱之中,一个人的心愿真的真的是微不足道。就像二狗子,只希望秀儿能过得好,只希望早点打完仗,回去好和秀儿成亲。临死,他都揣着那红艳艳的小花儿,只因为曾经秀儿很喜欢这样的花朵。

  他们大多数人都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有几个是像她一样有着国仇家恨才会入军的呢?他们大多数被征兵至此,告别了妻儿只为一年挣这拿命去换的五两军饷。长安有时候想,他们可真傻,若是哪一天命没了,他们的军饷和抚恤金又会有多少送到家人的手中呢?

  如今社会如此黑暗,官府层层盘剥,最后能有剩下来的都是难以想象的事了……

  国泰民安,国泰民安!这样的昭华,叫民如何得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