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36选7今日开奖 www.iv3v9.cn   “我横刀夺爱?”林越之呵了声,“改天我让秘书送块镜子到姜少的府上,姜少好好照照镜子,看看到底什么是横刀夺爱?!?/p>

  姜宣不怒反笑,目光有些阴冷:“那我多谢林大哥了?!?/p>

  “慢走不送!”

  $若I年√!网:唯%x一正p“版Dz,Z其¤。他z都是盗#。版Y0

  姜宣站起来朝门外走,秘书刚泡好茶准备送进来差点和他撞在一起。

  不过他看都没看一眼秘书,回头对林越之笑了笑:“焦糖色很适合林澈,林大哥你觉得呢?”

  林越之闻言,眉头狠狠一皱,拳头一瞬间捏紧。

  “看来林大哥好像不同意我的看法,不过在我眼里,不管她穿什么颜色我都觉得好看,林大哥那我今天先走了?!?/p>

  见林越之的脸色愈发难堪,姜宣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弧度。

  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秘书连忙给他让路,等他走后正想询问林越之时被他吃人般的眼神吓了一大跳。

  “出去!”

  林越之深深吸了口气,努力控制住即将爆发的愤怒,拿起手机拨下林澈的电话号码,不一而会,熟悉的声音传来,质问都已经到了嘴边,硬生生又被吞进肚子。

  太可笑了,一点风吹草动就找人兴师问罪,他是不相信自己还是不相信她?

  “你的资料早上忘在我车上,今天要用吗?要不要等会我帮你送过来?”

  “不用特地送过来啦,你帮我直接带回家就好了。对了,今天有没有乖乖回家休息?不会偷偷跑到公司上班去了吧?”

  “宝贝儿,你是顺风耳还是千里眼???竟然连我在哪里都知道?”

  “那当然,我男人动一下眉毛我都能知道他在想什么?”

  林越之笑了笑:“那你说说我现在在想什么?”

  “当然是我啦,我猜的对不对呀亲爱的?”林澈很自恋的说。

  “对!果然我的宝贝儿最了解我了!”

  “先不说了,我还有事,么么么么哒?!?/p>

  林澈对着手机么了连串,就算周围的人听不懂她说了什么,但从她娇俏的表情也能猜出一二。

  谈恋爱真的很幸福。

  她也要努力?;に?。

  午饭时间,卡西母子两正在餐厅里用餐。

  “妈咪,那个女人到底能不能拿出那么多钱?”西里尔一边切着牛排一边说。

  “她能拿的出来最好,有了那么多钱你还愁没钱再开一家公司吗?如果没钱……”卡西冷笑两声,那他们两就赖死她!

  就在这时候,卡西的手机突然响了,给儿子使了个眼色,西里尔连忙凑过去一起听。

  “我们等会见一面吧?!?/p>

  “钱呢?”

  “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小时后在家里见面,只要把了断书签了,我立刻就把钱给你们?!?/p>

  “我们要现金,不能分期付款,必须立刻付清?!?/p>

  “可以,那一个小时后见?!?/p>

  卡西和西里尔有点发懵,同时惊讶的看向对方。

  “妈,我们真的能拿到那么多钱?”

  “好像是……”

  “没想到那个人说的竟然是真的……”

  “快吃!吃完马上赶过去!”

  两人快速解决掉牛排去地下停车库提车,刚走出电梯,突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两人已经被罩头紧接着一顿狠揍,打的两人都快上天堂了,密集的拳头才有所缓和。

  “你们……你们到底是谁……?!”

  卡西提着一口气刚问完,西里尔发出一声杀猪似的惨叫。

  “别打我儿子……求你们别打我儿子……”

  她越是求饶,西里尔的惨叫就越是凄厉。

  来人故意只打西里尔,让卡西听听儿子的惨叫!

  “你们惹不起的人!”来人又朝西里尔踹去,西里尔的嗓子都嚎哑了。

  “我家夫人的钱也你们敢要?给我听好了,要是敢拿钱我们就要你们的命!”

  隔着麻袋,有人不轻不重的拍了拍卡西的脸,接着脚步声再度响起,最后消失不见。

  母子两人缩在一起,等再也听不到任何动静才敢把头上的麻袋拿走。

  “西里尔?西里尔?!”

  “??!”

  西里尔一嘴一鼻子的血,卡西才轻轻碰了下他的手臂,他就发出吃痛的惨叫。

  “妈……我是不是要死了?!”

  “我不会让你死的!”

  顾不上自己也是一脸血,狼狈不堪的卡西扶起西里尔往车子走。

  夫人?到底是哪个夫人?

  卡西咬了咬牙,眼底闪过狠辣恶毒的精光。

  林澈再一次看了眼手腕,距离约定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但依旧不见卡西母子。

  薛雪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打不通。

  “他们不会是反悔了吧?”

  林澈脸色沉沉的,薛雪也心里没底,来来回回的走。

  为了防止对方耍赖,他们把律师都请来了,只要他们把了断书签了,律师立刻就拿去公正,以后最对母子休想再对薛雪指手画脚。

  什么都准备好了,可人就是没到。

  薛雪再次拨打卡西的电话,漫长的等待,还是没人接,就在她对林澈摇头时,电话那头传来卡西的声音,林澈一听,立刻把手机接过去。

  “臭女人,你还打我电话做什么?!不想给钱就直说!这辈子就算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现在在哪里?”

  林澈带着寒意的声音听得卡西愣了下,“你是谁?”

  “我问你们在哪里?!?/p>

  “我们在哪里去问那个臭女人??!”

  “什么时候到?”

  “我马上就到!”

  卡西气的都快头顶冒烟了,她只是被打歪了鼻梁骨,西里尔却断了一条胳膊还有两根肋骨,十月怀胎,儿子就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恨不得这些上全都伤在她身上!

  “儿子你放心,今天的事我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林澈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脸色有点难看。

  “她到底怎么说?”薛雪一脸焦急的问。

  “应该快了?!绷殖嚎戳搜凼奔?。

  “他们是不是又想加价?”

  她也不知道,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隐约觉得不对劲,但具体又找不到原因。

  或许这只是他们加价的一个手段。

  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卡西终于姗姗来迟。

  脸上全是淤青,鼻子上包着纱布,看起来明显肿着,头发和衣服都很乱,直接冲到薛雪面前就是一巴掌。

  所有人都没料,薛雪的脸顿时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肿起来。

  “你干什么???”林澈挡在薛雪,冷峻的目光直直看向卡西。

  “你?”卡西眯眼,突然脑子里浮现出那群暴徒的警告。

  他们口里的夫人到底是谁?

  难道是这个女人?

  “你到底是谁?”

  微信搜“若年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