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看正版$章节上X若年●!网KW0=

福利彩票36选7今日开奖 www.iv3v9.cn   衣服,秦栀自己带来的都带走,傅靖舟给她买的,留给他自己处理。

  书,也只带自己带过来的,不过不多,因为傅靖舟这边的书房几乎什么类型的书都有,最多也就是秦栀自己的那些杂志。

  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秦栀都只带自己的。

  最后到了床头柜,秦栀把自己的东西翻出来,放好。

  准备起身的时候,双腿一麻,没站稳地要向前扑去,好在反应及时,迅速撑住了墙,可是脚还是不可避免地撞到了床头柜,把床头柜撞得偏离了原本的方向。

  秦栀皱了皱眉头,低头看自己的脚,很痛,估计没多久就要发青了。算了,回去再处理。准备把床头柜给挪回来的时候,发现地上有一个白色的一片,那是……一份文件。

  秦栀眉头不自觉地皱起来,傅靖舟是一个很有条理的人,他的东西,绝对不会乱放,怎么会有一份文件落在床头柜底下呢?

  想着就蹲下身,把文件抽了出来,封面上白白的一片,什么字也没有。好奇心的驱使下,秦栀最后是把文件给翻开了。

  这一翻就不好了,秦栀盯着文件上的内容,只觉得晴天霹雳,完全不敢相信,原来……原来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

  从一开始,她就入了傅靖舟的套。

  傅靖舟,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秦栀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压根儿就不认识傅靖舟,或者说,傅靖舟早就已经不是他认识的模样了。

  这么久,处心积虑,陷害设计,她被逼签下结婚书,都是傅靖舟早设计好的……秦栀瘫软在沙发上。

  想想还真傻呵,自己是为了把秦庭救出来才和傅靖舟在一起的,可是到最后才发现,秦庭就是被傅靖舟陷害入狱的!

  难怪了,难怪秦庭说傅靖舟就不是什么好人。

  难怪秦庭一直都反对她和傅靖舟在一起。

  确实不应该在一起,他们两个,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单纯因为相爱而在一起的富家女和穷学生了。

  现在,他们一个是在社会底层挣扎求生的落魄千金,什么也没有,一个是高高在上主宰生死的商业帝王,挥斥方遒。

  怎么能在一起呢。

  秦栀浑浑噩噩地把手上的文件给塞回了床头柜,就当陪着百无聊赖的帝王玩了一场,反正,再生气,她也动不了傅靖舟分毫。

  从地上爬起来,秦栀只觉得浑身发冷,握着两份离婚协议,提着自己的行李就离开了别墅,连管家叫她都不理。

  如果说,在拟定离婚协议的时候,还能有一点点的余地的话,现在,彻底没有了,完全没有了。

  她秦栀,绝对不可能和一个伤害自己家人的人在一起的,哪怕这个人,可能是她此生唯一的挚爱。

  一路搭车去往了RE集团。

  抬头,看着高高的楼层,秦栀想起来,那个时候,她在刘萌萌的手下,被派以各种各样的任务时,其中就有,采访RE的总裁。

  而傅靖舟,那个时候就在把她当猴耍了,不对,一直在把她当猴耍,只是她看不清。

  那个时候,傅靖舟一定觉得耍她很好玩吧?所以乐此不疲,直到现在厌了倦了,就把一腔兴致全数收回。

  秦栀这一次没能顺利进去公司,在门口就被拦下来了,不过保镖的态度恭恭敬敬,一点儿也没有当初她第一次过来时候的嚣张气焰。

  “秦小姐,抱歉,总裁昨天下令,您不能擅自进入公司?!北o诖徘敢?,甚至还鞠了一躬。

  秦栀了然,兴趣收回的时候,所有特权也要被收回了。

  掏出手机给周易打电话。

  周易接到秦栀电话的时候,正在傅靖舟的办公室,电话响,他看了一眼,偷偷看傅靖舟,最后做好心理准备,才开口,“总裁,是夫人……”

  “出去?!备稻钢劾渥帕忱渥派?,吐出两个字。

  “……”好吧,周易握着手机就准备滚蛋,结果手还没摸到门把,就又听到了后面傅靖舟的声音,“就在这接!”

  好吧,开门的手又缩了回来,直接滑向了接听键,顺便打开了免提,这样就可以保证别扭的总裁大人能够听到秦栀的话。

  “周易?!鼻罔俚纳舸?,“我现在在公司楼下,你下来接一下我吧?!?/p>

  周易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昨天亲自去传达的总裁大人的命令,只觉得心里阵阵发苦,总裁夫人啊,咱们能不能歇两天再来?

  他昨天才传达的命令,今天您就被拦下了,楼下那群人还真敢拦您!

  周易偷偷拿眼去看傅靖舟,面无表情,半点反应没有,唔,要不要让人进来呢?最后觉得总裁估计还不想见到夫人,所以……

  “那个,夫人,今天我事情比较多,要不您先……”说到这里,就看到傅靖舟冷冷看过来,眼睛里面几乎藏着刀子呢。

  唔,这是要让人进来的意思呢。

  “夫人,您等等,我现在下来接您?!币槐咚底?,一边在腹诽,总裁大人真别扭。

  下了楼,周易接到了秦栀,亲自把人带上楼,小心翼翼地提醒,“夫人,今天总裁大人心情不太好,您小心点儿,别惹他生气?!?/p>

  秦栀笑了,“放心,我还没有那个能力?!币桓鲆丫煲欢耐嫖?,哪里还有资格惹人生气。

  这话一听就不太对劲,周易心下一跳,总觉得今天要玩完,还是小心翼翼地继续问,“夫人今天过来是准备做什么?遇上什么事了吗?”

  突然想起来昨天自己让人查秦栀的事,今天还没给他个消息,该死的,那群人的动作什么时候变这么慢了?

  秦栀笑着,淡淡回答,“也没什么,就是签个名?!?/p>

  “杂志社那边的事儿?”

  秦栀看周易,他是个聪明人,秦栀并不认为周易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是杂志社。

  再说,杂志社有什么需要签字的地方呢?又不是和傅靖舟的公司有合作。

  说到杂志社,其实也不算是两清的,杂志社是傅靖舟给她的,但是吧,她并不打算还回去,目前为止,只要傅靖舟不提收回,她不会主动还就是了。

  微信搜“若年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