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36选7今日开奖 www.iv3v9.cn   敖云闻言面色一滞。

  他要死了?

  听到自己要死了,他突然变得好不甘心。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了她?!卑皆瓶吹绞嫘难诺难劢橇飨碌难劾?,不由一怔。

  这么多年来,他从未看到过舒心雅流眼泪的样子,在他的心里,这个女人的坚强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她知性,她坚毅,她倔强,甚至太过于掩饰自己的情绪。

  在外人看来,她是一个善良,贤惠,温柔的女人。

  可她并不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第一眼见到她时,就觉得她不简单,被老爷子看上做儿媳妇的人,绝不是家世背景那么简单。

  她是一个很有野心,很有主见,很有手段的女人。

  因为看出她占有自己的野心,就觉得她是一个非??膳碌呐?,这样的女人,他根本爱不起来,所以,他也跟她演起了戏。

  演了这么多年的戏,他也演够了,演累了。

  生病后,他就直接不想演了,只想在最后的时间里,做做自己。

  他心里最惦记,最放不下的就是那个跟自己一起吃苦,一起打闹,一起欢笑过的璃子。

  只求在自己最后闭眼的时候,能见她一面。

  然而,这个愿望只会变成一种奢望了。

  舒心雅冷嗤:“看到你这痛苦我就满意了,你要是不想她死得凄惨,你就好好活着,一天过得比一天煎熬。只有这样,我心里才觉得特别的舒畅,你们的痛苦,就是我的快乐,懂吗?”说着,就松开他拽紧他衣领的手,慢慢站直身体。

  “她还活着吗?”敖云看着舒心雅追问。

  听着她刚才话,可以肯定,璃子还活着。

  “是呀!她还活着,不过,离死也不远了,没看见吗?这些血都是从她身上放出来的?!笔嫘难疟咚当叽幼约旱陌锩鲆幻督渲?,然后拿给敖云看:“这个东西,你不陌生吧?”

  戒指落入眼帘,敖云一眼就认错了,是他给璃子的戒指。

  可怎么在她手里呢?

  r若j&年@`网j正/版Z首发y0

  看到那一枚戒指,他的怀疑打消了,刚开始还抱着一丝侥幸,以为她说的话都是假的,可戒指出现在手里,那就毋庸置疑了。

  璃子真的在她手里,皿器里的那些血也是她的。

  想到这,他的心,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揪紧,疼得无声无息。

  他?;げ涣怂?,还总是让她受伤。

  这些年来,他知道,老爷子从未放弃找她,一直想杀了她。

  可现在才知道,真正害她的人,是自己。

  见敖云沉默着不语,那双眼,似在犹豫着什么,也似在想着什么,是那么黯然无神。

  “你不想拿回它吗?”舒心雅想知道,这个戒指对他来说,有多重要,她心一狠,说道:“看到那个女人手指上戴着你曾当成宝贝一样珍惜的东西时,我突然想到一个办法折磨她?!?/p>

  敖云闻言,睥光一深,睨着她:“舒心雅,你真的是疯了?!?/p>

  “我疯了吗?更疯的事不仅仅只是放她的血给你喝,你知道这些血是怎么来的吗?”

  “.....”敖云突然间不想听了:“你别说了....”他偏过头去,他怕自己听到不想听的话。

  那皿器里的血,有几百好升,就算是割腕流的,那伤口也一定好深,不用想,也能感受到璃子看着自己的血往外流那种恐惧。

  所以,他不想听她说。

  知道了真相,那有多残酷。

  “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我用针一针一针的扎在她的手腕上,然后就会流出一滴一滴血珠,就这样,才流出这么多血来,放心吧,她还没死,不过,离死也不远了。这些血你得好好享受才对,她可是受尽了折磨才有的,你可不要辜负了她的心意,不然这就不好玩了?!?/p>

  “你想玩,我跟你玩?!?/p>

  舒心雅的话刚落,骤然间,就传来了另一道冷漠的声音。

  闻声,舒心雅脸色骤变,转身朝门外一掠,只见病房门被人推开,敖少野那颀长挺拔的身影就站在门前,他双手插在裤兜里,俊脸溢着一抹邪魅的笑意,是那么诡秘,深邃。

  而他身后跟着几个黑衣西装的男人,他们都是外国人,不仅如此,还都将门口她安排的人都打败了,全都倒在地上哀嚎着。

  看到这一幕,她心一紧,惊恐的瞪着敖少野。

  他竟然这么大胆,连敖烨的人都敢动。

  听到敖少野的声音,再听到门外的动静,敖云脸上也是一惊,眼睛看向门口迈步走进来的敖少野,眼底竟然弥漫着淡淡的湿意。

  他的儿子,来了。

  “你还敢来这里?”舒心雅是置身一人来这里的,来之前并没有跟任何人汇报,当看敖少野出现时,满目惊恐。

  想到白天,他对自己的狠,让她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有什么不敢的,白天我不是说了吗?暂时放过你,现在我就来找你算账了?!卑缴僖奥醪铰呓?,漆黑的眸子朝桌上那个放着的皿器掠了一眼,眼底阴霾一片,插在裤兜里的手指不由一紧。

  而身后几个打手也走了进来。

  看这个形势,舒心雅无路可逃了。

  闻言,舒心雅面色更加难看了几分,更多是恐惧,害怕。

  这个敖少野做事可不像敖云一样,有些顾虑,他可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她以为,他救了璃子后就会离开欧洲了。

  没想到,他还回到了医院。

  怎么,他还想救敖云吗?

  他们的父子感情,什么时候变好了?

  “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你敢碰我一下,你的爷爷绝不会轻饶你?!?/p>

  “呵呵?!卑缴僖跋裉揭桓鲂耙谎?,脸上邪魅的勾起唇角,笑得有点可怕:“我要是害怕他,还敢回来吗?舒心雅,现在换我来陪你好好玩一玩了。把门关上?!彼档阶詈?,他声音一冷,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几分。

  仿佛在做一件快乐的事。

  笑得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是?!庇腥私》棵殴厣?。

  这种高级病房,隔音效果是很好的。

  “游戏开始吧!将这个女人给我抓起来,我要以牙还牙,喂她喝点好东西?!卑缴僖翱×巢忌弦徊阋貊?,睨着舒心雅那恐惧的脸,一字一句开口。

  微信搜“若年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