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36选7今日开奖 www.iv3v9.cn   回到冥界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恍惚。

  红豆被我放在书房书架上,用一个小盒子装着。因为攥得太用力,手心有一道圆圆的印子。

  没来得及感伤些什么,便有鬼差来敲门,“大人,鬼门快开了?!?/p>

  “知道了?!蔽胰嗔巳喽钔?,“你先去,我就来?!?/p>

  “是?!泵磐饨挪铰读?。

  还差一刻钟便是戌时,我把虐儿准备好的东西收进广袖里,出了门。

  我的住处离奈何桥不是很远,才敢这般掐着点子去。刚到奈何桥头,“轰隆”一声,花海里凭空出现一扇扇大门,守在花海里的鬼差有序的走到门边。等待时辰到,鬼门开,去往人间。

  门一出现,便有游魂聚集在奈何桥头,眼巴巴的望着奈何桥。鬼差已经摆好了茶摊,茶摊旁有一口大锅,锅里的水已经沸腾。

  我将带来的孟婆汤饮放进锅里,用长勺将它搅匀。锅里的水由无色变成淡红,一缕清香弥漫在黄泉。

  将绣有“孟婆汤“的旗子插在茶摊旁。

  戌时到,阴阳两界鬼门大开,互通阴阳。此时奈何桥亦会放行,饮过孟婆汤,踏过奈何桥,便是轮回转世。

  “诸位,彼岸便是轮回,饮下这一碗孟婆汤,投胎去吧?!闭馐俏颐咳斩家档囊痪浠?,告知游魂,往生的方向。

  我的摊子,不过是摆个样子,很少有人会有停下来坐一会。

  五张桌子,从来坐不满,倒落得我清闲,如果不用记录过桥人的名字的话,就更好了。

  “你这生活过的挺好?!鄙砗笙炱鹨桓鲢祭恋纳?,“早知道我就该谋了这份差事,让你投胎去?!?/p>

  我另拿了一个茶杯,倒上茶,道,“这份差事这么繁琐,你才不愿揽呢?!?/p>

  来人掐了把我的脸,“你倒是懂我?!?/p>

  我侧首望过去,瞧见墨隐望着奈何桥的背影。

  我道,“看不厌么?”

  墨隐转身坐到我身旁,红色的面纱拂过我的脸,“孟婆,这个问题你问过我许多遍了?!?/p>

  我笑笑,将茶挪到她面前,“黄泉没有阴晴雨雪,没有四季更迭,每天都是一个样子?!?/p>

  “但是每天有不一样的人?!蹦掳臀⑻?,“瞧那边?!?/p>

  我顺着看过去,那是个小姑娘,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一双眼睛甚是好看。

  我道,“小姑娘很可爱,模样也好看?!?/p>

  小姑娘站在路口,那一杆魂幡下,躲着过往的游魂和鬼差?;巫拍源拇η?,像只不安又好奇的小猫。

  好一会,似乎是攒足了勇气,小姑娘小心翼翼的朝我们走来。

  “来了?!蹦嵝σ簧?,“小娃娃确实讨喜?!?/p>

  “打扰二位?!毙」媚镒吖?,怯生生的开了口。

  “不妨事?!蔽业沽吮璧莨?,“你喝茶吗?”

  小姑娘忙摆手,“不了,谢谢?!?/p>

  “女娃娃,你有什么事?”墨隐道。

  小姑娘望向墨隐,小手紧张的抓着衣角,“那,那个,我……”

  “你莫看她,看我?!蔽姨统錾茸拥苍谛」媚镅矍?,“你看她便什么都说不出来了?!?/p>

  小姑娘回过神,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低下头。

  墨隐是一等一漂亮的人,举手投足,皆动人心魄。柳眉如烟,一双桃花眼。生得妖媚,却偏偏淡如水,眼角眉梢,不见半分风情。一身红色衣裳,穿在墨隐身上却是冷的。

  “您是孟婆吗?”半晌,小姑娘问了一声。

  “是?!蔽业?,伸手拉她坐下。

  “太好了?!毙」媚锾房次?,露出两只小小的虎牙,“听鬼市的老板娘说,孟婆是个心地善良的美人,今一见,老板娘果真没骗我?!?/p>

  美人?我愣了一下,身侧的墨隐笑了一声,我合上扇子轻轻敲了敲墨隐,道:“我只是奈何桥头一个守桥的老太婆,见多了各式各样的人,心地善良不敢说,美人更谈不上?!?/p>

  “才不是老太婆?!毙」媚镆∽磐?,鼓起腮帮子,“是姐姐?!?/p>

  她倒还生上气了。果真是个娃娃。

  墨隐手搭在我肩上,“那你找这个姐姐有什么事?”

  “我想在姐姐这谋份差事?!毙」媚锏共缓?,大方道。

  “差事?”我有些好奇,“你不去投胎,怎的想起谋份差事?再说差事鬼市里许多地方都在招人,怎不去鬼市,跑这奈何桥头受罪?!?/p>

  小姑娘扁着嘴摇了摇头,“鬼市太远了。要是在鬼市,我就不能经常到奈何桥来了?!啊澳阋卦谡饽魏吻抛鍪裁??”我手指轻轻敲茶杯,问道。

  小姑娘望向我,眼里闪着光,“我要等我的相公?!?/p>

  我和墨隐异口同声道,“相公?”

  我忍不住多嘴道:“你今年才十四五岁的模样,就许配人家了?”

  小姑娘点点头,“我与他是自小相识,前些日子双方父母定下了这门亲事?!彼底盼⑽⒌拖峦?,面色有些悲伤,“我福薄,没能成为他的夫人?!?/p>

  我心中暗叹一声,不免有些唏嘘。墨隐在一旁,出奇的安静。不等我们说些什么,小姑娘便抬起了头,道,“我们约好了,我要在这等他?!?/p>

  明明眼里还有泪花,却已经不碍事了。

  罢了,只当给虐儿寻了个伴。我心道,取出纸笔,“娃娃,你叫什么?”

  “如柳?!毙」媚锏?。

  墨隐轻笑一声,道,“这名字好听?!?/p>

  如柳一扫之前的阴郁,看着墨隐,道,“姐姐你叫什么呀?!?/p>

  “墨隐?!蹦?。

  “墨隐姐姐?!比缌ρ弁渫?。

  墨隐勾唇一笑,伸手拍了拍如柳的头。

  这么多年了,老婆子我第一次见墨隐笑得如此开心。我将写有如柳名字的纸张递给她,道:“你将这纸拿去给那边那个鬼差,叫他给你找些事做。不过有一点我先告诉你?!?/p>

  “什么?”如柳闻言愣住了,紧张的看着我。

  我笑得和蔼,“我这不付工钱?!?/p>

  “吓死我了?!比缌こ鲆豢谄?,整个人放松了下来,嗔道:“没有便不要,姐姐日后讲话莫要这样大喘气?!?/p>

  “唤我大人?!蔽倚Φ?,“去罢?!?/p>

  “是,大人?!比缌庸秸?,飞快的给我鞠了一躬,蹦着跑向鬼差。

  “你这就又收一个小娃娃?”墨隐道。

  我望着和鬼差攀谈的如柳,“如柳不会待多久的。她与虐儿不同?!?/p>

  “你呀,就是耳根子软?!蹦罅四笪业亩?,“你看判官到时候怎么说你?!?/p>

  “他说我什么。如柳不过是临时帮些忙,一不入它地府鬼差册,二不吃它地府鬼差粮。纵是小阎王来了,他也说不得什么?!蔽衣朴朴肽档?。

  “你啊你,越发的会?;妨??!蹦锲行┛扌Σ坏?。

  “无他,耳濡目染罢了?!蔽衣宰髑榈?。

  子时过半,墨隐便先行回去了,说是困了,就走了。

  头顶的月亮越升越高,奈何桥头的游魂数量慢慢变少,从鬼门进入黄泉的鬼也在慢慢变少。我想着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事了,便收了桌上没吃完的茶点,吩咐鬼差收摊的时辰,往鬼市走去。

  如柳现下还住在鬼市的一件客栈里,鬼市离奈何桥也有小半个时辰的路,一来一回也不大方便。且黄泉恶鬼也多,恶鬼可不是好招惹的。但如柳不饮孟婆汤,无法过奈何桥,便是没法去到我那住。这倒是一个难办的事。

  想着想着,不觉已经到了鬼市。

  “大人,您来了,刚蒸好的包子,您尝一个?”鬼市入口旁有一家包子铺,他们家的包子味道是真不错。老板人也好,来的次数多了,成了熟客。

  “刚好,照旧?!蔽业?,拉开凳子坐了下来。

  “您稍等?!崩习逍呛堑?。

  “老板,再来一屉包子!”旁边桌子叫了一声。

  “马上!”老板匆匆应着,将我的包子端上来,“大人您慢用?!庇旨奔泵γΦ娜フ泻襞宰?。

 ?。┤裟闌&网永w久*免I费#…看小z说0o

  我把钱放在桌上,拿起包子边吃边走。

  “你们知道吗?出怪事了?!奥饭亲朗?,听见一人压低了声音道。

  “什么怪事?!庇腥饲纳?。

  哦,怪事?我放缓了脚步。

  “听鬼差说,有一家人,头七都过了,魂还没能勾回来呢?!蹦侨说?。

  “哟,这可不得了?!?/p>

  “是啊,生死簿上名字已经勾去了,人却迟迟不到,刚才你们看见黑白无常了没,就是去那家勾魂去了?!?/p>

  了不得。我来了兴致,能让黑白无常去勾的魂,定然不简单。一会去问问判官。我咬下一口包子,离开了包子铺。

  转了几个小巷,来到一家糕点铺,一头钻进去。

  买了些糕点,又晃进隔壁酒楼,买了些酒菜。

  再给茶靡买了点糖果,给虐儿买了胭脂。买完出来正好看见虐儿。

  虐儿是我在忘川边上捡回来的小丫鬟。当时她坐在路边,衣衫褴褛,一双大眼睛里总是有薄薄一层水雾。我看她了可怜,问过之后得知她不愿投胎,便将她带回家,帮忙干些家务活,算来也有几千年了。

  “大人?!迸岸醇?,忙跑过来。

  我将糖果糕点和胭脂递给她,道:“糖果给茶靡,胭脂给你,糕点帮我拿回去?!?/p>

  虐儿双手接过东西,道:“大人,阎王找您?!?/p>

  “找我?”我有些惊讶,“怎么,他是要给我结工钱了?”

  虐儿摇摇头,“小的不知,阎王说要您去判官府上找他?!?/p>

  我略嫌弃的瞟了一眼判官府的方向,道:“定又是找我去做什么苦差事?!?/p>

  嘴上嫌弃着,可还是快速赶到了判官府。

  微信搜“若年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