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36选7今日开奖 www.iv3v9.cn   一天又一天,相安无事,霍御泽在外面奔走倒也无后顾之忧,可一个电话打破了这一刻的宁静。

  “喂,老,老大,那个,齐小姐不不见了?!鼻仃徊∽潘档?。

  电话那头,霍御泽青筋暴起,五指将手机捏碎般,语气冰冷的将空气凝固:“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秦昊话还没重复完,电话里已经传出了嘟嘟的盲音,霍御泽疯了一般驱车直奔别墅,三十分钟的车程,他硬是用了十分钟赶到。

  车子刚驶到大门,还未停稳,秦昊便从门后出来?;粲蟪ね纫宦醮映瞪舷吕?,一把甩上车门,快步向别墅里走去,秦昊小步快跑,在后面跟着。

  走进一楼大厅,霍御泽坐在沙发上,焦躁地解开领带,眉色凌厉:“说,怎么回事!”

  秦昊忙答:“今天中午吃完饭,兄弟们不知怎么的都睡着了,醒来之后,发现齐小姐和那个欺负他的安久不见了,这才意识到可能是安久给兄弟们下了药,把齐小姐掳走了?!?/p>

  霍御泽的关节捏得嘎巴作响,吩咐着:“赶紧集合兄弟,去找穆楼?!弊约涸蛉グ训窕ㄓ耧砣×死?,放入沉香木盒子里。他先前调查过安久,发现他最近与穆楼联系密切,穆楼对自己那个雕花玉镯垂涎已久,他为人贪生怕死,却视财如命,他是目前最有可能绑架齐洛的人。

  “是,老大?!彼溆行┮苫?,但秦昊还是照做了。

  齐洛迷迷糊糊醒来,却感觉自己的手脚都被绑住了,睁开眼看见陌生的周围,心生恐惧。只听一个人说着:“穆总,她醒了?!彼婧竺疟煌瓶?,刺眼的光让齐洛不禁眯上了眼。好大一会儿,眼睛适应了之后,她看清了眼前的一群人。没有一个认识的,除了,他。

  只看见,安久一脸谄媚的对着其中一个富态的中年男人说:“穆总,您有了她就不怕霍御泽不给您东西,您就放心吧,不过,您看,是不是可以先把她赏给我,享受享受,这女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估计早就不是处的了?!?/p>

  齐洛一脸吃惊地盯着安久,当初自己可是饶了他一命的,怎么会是如今的结果,她的三观里是存在“善有善报”这一条的,可现实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痛心的领悟,当下才懂??醋赔鲂ψ抛吖吹陌簿?,齐洛一阵阵反胃,不自觉地朝后退去。

  “慢着,”一句话,救了齐洛,穆楼皱了皱眉头:“还是别碰她了吧,这人我还是打算还给霍御泽的,到时候她要是说了什么,我们都担不起?!?/p>

  安久一脸可惜,目光却仍是贪婪不舍,在齐洛身上流连往返,如果目光可以轻薄的话,齐洛现在已经衣不蔽体了。

  “轰”的一声,外面的门被强行打开,霍御泽带着人将穆楼的手下扔到地上。那些人挣扎着站起来往关齐洛的屋子逃去?;粲蟾耪庑┤俗叩侥抢?,逆光站着,周身是亮。齐洛心里钻进了一缕光亮,是霍御泽带过来的。

  穆楼忙起身:“哎呦,什么风把霍爷您给吹来了,我还打算派人将您接到寒舍来呢,正巧您亲自过来了?!?/p>

  霍御泽直接忽略穆楼,把手里的盒子扔给穆楼,穆楼和他的一帮手下蜂拥而上去接,他径直走向齐洛,解开她身上的绳索,一把将她从地上抱起,齐洛双臂环住霍御泽的脖颈,整个人软在他的怀里。

  走出去的时候,霍御泽看向安久,可他却不敢和霍御泽对视,只好左右张望,霍御泽不屑地收回眼神,大步走出,他知道自己的齐洛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停留。

  霍御泽和自己的人全部走出去之后,只听“boom”一声,身后的房子轰然倒塌,他的脸上露出嗜血的笑。

  齐洛紧紧地闭上眼睛,环霍御泽的手臂收了收。脑海里这几天经历的事情像过电影一般不断放映,心中从小到大建立的城堡,在时间的流沙中一点一点地被吞噬殆尽,在爆炸声中轰然倒塌……

  回到了别墅之后,霍御泽将齐洛抱回她房间的床上,摸着她的脸颊,声音哑哑的:“齐洛,我,对不起,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吃完之后,睡一觉,明天起来什么事情都没有了?!?/p>

  齐洛不答话,眼睛紧紧闭着。

  霍御泽束手无策:“那好,你先睡着,我下去做点清淡的?!彼蛋?,走了出去,轻轻带上门。

  过了好大会儿,霍御泽端着一碗晶莹剔透的小馄饨上来了,柔声说着:“齐洛,我做了馄饨,你起来,吃了再睡好不好?”

  床上的人依旧是不吭不动。

  霍御泽第一次被无视,驰骋人生战场这么多年,却也是第一次感到无助,无果,只好道:“那我把它放柜子上了,等它凉些你再吃?!弊叱鋈ズ?,蹙眉长叹。

  霍御泽回到自己的房间,点上一支烟,也不吸,只是任它在指尖燃烧。无心睡眠,盯着墙上的挂钟出神了好久。摆锤“咚”的一声将霍御泽的思绪拽回,他用手抹了一把脸,想着去看看齐洛,又闻到自己周身的烟味,先去洗了个澡。

  推开齐洛卧室的门,馄饨还保持原样放在那里,霍御泽唤齐洛,可叫了好几声她都没有答应,他赶忙拨过她的脸,摸着她的额头,滚烫。心里一咯噔,叫来自己的医生。医生看过之后,输上了液体。

  凌晨四点,液体输完了,齐洛的体温也降了下来,她慢慢睡下了?;粲笤谒拇餐肥刈潘较衷?,眼睛都不敢闭一下,这时看见她睡着了,便松了一口气。

  可齐洛睡得并不安稳,在睡梦中还皱着眉头,嘴里喃喃说着什么?;粲罂醋判奶?,上床,将她拥入怀中。齐洛感受到炽热的暖意,被人抱着,有了一种安全感,梦魇便不再闹了,沉沉的睡去。

 ?。裟晖ㄒ唬?,[email protected]其%他都Q\是a盗版V0‘*

  清晨,霍御泽起床,重新做了一碗小馄饨,用热水温着,见齐洛醒了之后,便端了上去。扶齐洛坐起,端过来一杯温水,嘱她漱漱口。把小馄饨端过来,用勺子盛了一个,吹了吹,送到她嘴边,说着:“你听话,吃一些,昨天晚上发烧了,再不吃一点东西,身体会撑不住的?!?/p>

  齐洛看着萦绕着热气的馄饨,鼻尖是馄饨的清香,微微张口,将馄饨吞入口中,将馄饨咀嚼咽下的那一刻,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她不喜欢流眼泪,更不喜欢在人前掉眼泪,可偏偏,当着霍御泽的面哭了那么多次,她的无助,拜他所赐,她的软弱,当着他的面竟掖藏不住,情绪,很复杂。

  她一哭,霍御泽便手忙脚乱了,放下碗,笨拙地擦着她的泪,可却越擦越多,索性将她搂到怀里,任眼泪在他的衬衣上肆意流淌。

  哭了哭,心情慢慢平复,又勉强吃了几个馄饨,齐洛的力气耗得差不多了,便又睡下了。

  霍御泽一直不放心齐洛,接连好多天都寸步不离地守着齐洛,连睡觉也是在一张床上,最初齐洛不情愿,后来终究是拗不过他,每天都被他护在怀里,不过,她在他怀里倒也睡得安稳,她也渐渐习惯了这种感觉,直到一天晚上。

  那天晚上,霍御泽的自制力已经到了不可控的地步,他已经将近半个月没有经历过床第之欢了,如今温软在怀,他又不是柳下惠,要什么坐怀不乱。他伏在齐洛耳边小声说道:“齐洛,我想要你?!?/p>

  于是乎,某人便被请下了床,关到了门外。

  齐洛在床上一夜未眠,清晨,她想通了一个道理,不仅是这个地方危险,霍御泽这个人也是潜在的危险,她要立刻,马上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远离这个是非之人。

  一大早,齐洛顶着两个黑眼圈,对霍御泽说:“我要回去!”之后任由霍御泽再说什么,她依旧不言语,自顾收拾着行李。

  霍御泽拿她没办法,又担心她后背的伤口,没有买飞机票,买了火车票,带上几个兄弟,一路护送她回到了云阳。

  微信搜“若年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