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36选7今日开奖 www.iv3v9.cn   “柳倾回去查看一番之后,发现刘家送来的人参果然有问题。但她却无奈报复,欲在大婚之日与刘家二公子同归于尽,没想大婚前一日,刘家发生了一场大火,无一人生还。”

  ¤若)D年…网正Ir版首(发bW0

  “这是谣传?”

  “不,八卦。现在的柳倾可还活着呢!”

  “那你可真够八卦。”楚江言耸耸肩,“这些别人家事,你也能够说出来。”

  “这只是柳家的一段人尽皆知的秘闻而已。”千年想了想,许是觉得并无不妥。

  “那这柳倾倒是古怪得很。”唐雨揪着衣角,一副秋水依人的模样。

  路上他非说无聊,让千年讲讲关于柳州的故事,没想却扯到别人的八卦。

  天色渐浓,人家在眼前渐显,几缕白烟飘渺,想想确实已到了吃饭的时辰。

  千年为人亲近,与我们瞬间熟络起来。

  “那这事和如今发展成的柳州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千年跳起来面对着我们,背对着路走,“那之后柳家独大,便领头干起药材生意,没想到这一路竟红红火火,发展成了如今的柳州。”

  千年似乎想到什么,又紧着说道:“哦!忘了告诉你们,这柳州没有客栈和酒楼,你们想要过夜,恐怕得去别人家借宿。”

  “借宿?你家不可以?”唐雨眉头一皱,似乎对千年分外感兴趣,一路话顿时多了不少,反倒楚江言和我之前吵吵闹闹,现在安分地跟在他俩身后。

  “柳州除了本地人,少有人进出,许是怕……反正柳州习俗之内不允许开酒楼客栈接待外人什么的。”他顿了顿,似乎有什么在刻意隐瞒。

  他解释着,又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不过是一个柳家的下人,收留这件事……我不好做主。”

  是个下人?我倒是突然惊奇起来,开口问他:“那你来这死灵海做什么?”

  “跟管事的管家请了一天假,来这里找草药治病,身体得了一点怪病,虽不成大问题,但多少影响。”他倒也不拘束,似乎觉得没有什么可隐瞒,开口就答。

  丝丝药香沁入鼻息,是草药的清香,不无平常煎药的那种难闻气味。

  无城门把守,过路稀疏几两人。

  “这里就是柳州。各位好生保重,恕我不能招待,我们有缘再见。”

  千年带我们走进这里,说完间,一个健步往里面最深处走去,直至人影渐渐消失。

  我打量着四周,又努力吸鼻子嗅了嗅这好闻的药香:“这药香味儿果真奇特,赶了一日路的我本身心疲惫,此时竟顿感舒畅,仿若无事。”

  “可你见这里的人并未如你这般精神。”

  听唐雨这么一说,我才察觉到这里行过的路人皆佝偻着背,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天色不早了,先找到借宿地方再好好打探吧。”楚江言抬头望天,许是觉得天色暗淡得有些不宜我们在外逗留,“当然,若是露宿街头,我也全然无所谓。”

  唐雨脸色一面,望了楚江言一眼,语气有些阴阳怪气:“我不介意将你丢进乞丐堆里与他们同街共眠。”

  “如果有这女人陪我,我倒是分外不介意。”他突然揽上我的肩,一脸坏笑。

   “那你还是一人露宿街头好了。”我甩开他搭在我肩上的手,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好在有唐雨,这家伙一直安分了不少,性格分外收敛,不知是唐雨是他长辈,还是他对这人有着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至少我可以肯定的是,他并没有将唐雨当成一个长辈。

  我看着唐雨那张脸,不知为何却觉得有着一抹熟悉。

  “那我们就在这柳州边郊随便找一户人家借宿吧。”我甩了甩头,发现没了清陌过后,自己胡思乱想的东西倒是越发多了起来。

  “千年那小子不是说柳家当大嘛,我们大可以去瞧瞧。”

  “嗯?去那里干什么?”

  唐雨脸色一敛,道:“会会柳倾。”

  微信搜“若年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