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36选7今日开奖 www.iv3v9.cn   名字就在脑海里盘旋,不料却总是喊不出来。

  白晓蒅便诚实道,“是我,您是哪位?!?/p>

  “苏佩?!?/p>

  ……白晓蒅终于回过神来,心道就是她啊,怪不得这么熟悉的声音,不过这话也只能咋心里想想,不能说出口的。

  于是白晓蒅又问道,“有事吗?孩子可找到了?”

  电话那头却陷入了长久的无言,很久之后,哭声越来越大,苏佩有些声嘶力竭,“求求你,放了我的孩子,我们之间的事,不要牵扯上孩子好吗,他才出生不到一个月,你怎么忍心呢……”

  白晓蒅被突如其来的声嘶力竭吓了一跳,印象里,苏佩一直是一个知性优雅的女人,不会大声说话,更不会哭着与人大声说话的。

  今天怎么会这样呢,说的话也莫名其妙。

  “苏小姐,你的话,我听不懂?!卑紫G感到莫名其妙。

  “不要再抵赖了,那日你在咖啡馆对我说的那些话,我都记得,你为什么药这么对孩子?求求你,不管提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只要放了我的孩子,我什么都愿意的!”

  苏佩的声音已经哭到喑哑。

  白晓蒅受不住了,简直太过莫名其妙的电话控诉,她的声音冷起来,“苏小姐,你这样莫名其妙的诬陷让我感到很困扰,那天我们是一起喝咖啡没错,是你约的我,我如果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定然不会赴约,你的孩子出事我也很担忧,但是实质上确实和我没什么关系,你这样说的依据是什么呢,你若是在诬陷我,我会请我的律师和商谈?!?/p>

  如今的白晓蒅,不是软弱任欺的人。

  那头的苏佩静默了。

  “喂?”白晓蒅感到不耐。

  不明白苏佩为什么会这样突然的诬陷,给自己扣上犯罪的帽子。

  若I$年&E网d唯d一"正版K“,“X其M他p都是%E盗,版D0‘

  难道是因为自己是她老公的前妻?

  这样的想法未免太狭隘。

  再说了,大人之间的事,如何要扯上孩子了?

  “你不说话的话,我就挂掉了,明白你丢孩子的心情,但是不能胡乱诬陷我,这次先算了?!?/p>

  “抱歉?!痹俅纬鱿衷诘缁澳峭返纳?,是一个男声。

  是凌景辰。

  白晓蒅哑住,不太明白他们那边的状况,说不出什么话,于是淡淡嗯了一声,挂掉电话,将手机丢在床上,带着莫名其妙的情绪,怎么也睡不着觉了。

  自己原来很坏,还是苏佩故意诬陷,还是他们没有头绪,找不到孩子,要找一个发泄口?

  这样无缘无故被人无限,心里都是不高兴的。

  她叹口气,心道真的想远离他们了,好像麻烦事又会自己找上门来。

  沈冬青和周湛说的对,和凌景辰苏佩走的远些,才是好事的。

  不过,好像没有什么退路了,好像还会有更大的事等待着自己,带着这种预感她进入梦乡,心里却突突跳个不停。

  但愿是自己在多想,一个声音在她脑海里说道。

  如此一来她才开心了些。

  白晓蒅的睡眠周期很长,如果非要用什么东西来形容的话,最好的是猫。

  猫的一天时间里,多半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睡觉,睡很久很久,如果不是肚子饿或者是被人打扰,大有冬眠一般的架势。

  如此长睡不醒,是极其厉害的。

  有的时候,连沈冬青都要佩服,白晓蒅的元身是不就是一只肥猫变得,不然怎么会这么睡呢。

  她能从昨天的下午,睡到次日的七八点钟,沈冬青观察过,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她能还再多睡儿会儿的。

  可怕的睡眠,周湛看着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的白晓蒅,嘟囔道。

  白晓蒅瞧见他,一脸嫌恶,“你怎么还不走?”

  “我无家可归,再说,沈大哥已经同意收留我几天了,简单来说,就是在你们回美国之前,我都会住在这里?!?/p>

  白晓蒅翻了个白眼,不再言语,看了一眼还在厨房忙碌的沈冬青,心道他倒是对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朋友大大方方的。

  要是他真的是个坏人怎么办?

  沈冬青有的时候很天真,是比自己还要天真。

  脑子里往往没有想那么多,一是一,二是二,不会探究与自己无关的事。

  白晓蒅喜欢沈冬青的个性的,他很温暖,像是冬日里的不吝啬的阳光,暖洋洋的洒在人的身上,干净又温暖。

  与他在一起,是兄长一样的感觉。

  她知道自己还有个弟弟,可是沈冬青说,那家人没有抚养过她,也是只知道贪图钱财的人,可以不用理会,也不会对不起良心。

  要是说人人都有信仰,白晓蒅而今的信仰就是上帝和沈冬青。

  沈冬青就是她的神,有时候她想,他不仅是自己人生路上的伯乐。

  现在自己无忧的生活都是他给的。

  要懂得感恩.可是想起昨晚的电话,白晓蒅心里有些不舒服,看了一眼沈冬青的背影,心想还是不要告诉他了,他也会和自己一起努力。

  凌景辰的最后一句话,让白晓蒅确认,苏佩是类似于病急乱投医,口不择言想要找一个发泄口的一种。

  她如今也是一个妈妈,试想若是艾伦被人绑架,她恐怕也会着急的额精神错乱,茶不思饭不想吧,说不定也会怀疑所有人。

  如此一来,她在心里体谅了苏佩不少。

  “想什么呢?”沈冬青在她面前放好刚刚磨好的咖啡,同时拍了拍她的脑袋。

  “啊,没有?!卑紫G回过神儿来,看了一眼沈冬青的,喝了口咖啡,开始吃早餐。

  吐司面包和花椰菜,还有西芹沾蛋黄酱。

  周湛苦着脸,看着对面的两个人,“我说,你们是属羊的吗?老是吃草?我要吃肉??!连个鸡蛋都没有,还是说,你们穷到连鸡蛋都买不起吗!”

  沈冬青并不理会他,他吃饭的时候很少说话,一般是不与人交谈。

  “怪不得,我妈都说摄影穷三代,果不其然啊?!敝苷坎ε磐肜锏氖卟松忱?,嘟囔着。

  白晓蒅在想自己的事,也没有搭理他。

  再说了,是他自己非要住在这里,还要嫌弃这儿嫌弃那儿的。

  微信搜“若年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