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彩票36选7今日开奖 www.iv3v9.cn   “行,那你快跟我说?!?/p>

  慕子念迫不及待地问他。

  丁永强还是沉思了一番,才抬起头来准备把情况告诉她。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慕子念无奈地闭上眼睛,把头扭上一边,说:“你还是接电话吧,我就知道你说不成的?!?/p>

  “老婆,对不起!是蔡汉龙的电话,我先接一下?!彼贸鍪只诰蔚厮?。

  见她不说话,忙走到阳台去接。

  接完电话他进来说了一声:“念念,我出去一会儿,马上回来!”

  慕子念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匆匆走出卧室。

  每次出门他都会把卧室的门关上,这次出去连门都来不及关就跑下楼去。

  慕子念难过地坐在沙发上,总感觉他是故意不说似的。

  反正也睡不着,肚子有些饿,她无精打采地走下楼。

  刚到客厅,大门就开了,她回过头去,以为是丁永强回来。

  “慕小姐还没休息?”蔡汉龙走了进来。

  见不是丁永强,她失望地摇了摇头,没有理他。

  “慕小姐需要帮忙吗?”

  他正要上楼,想着她这么晚了还下楼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慕子念依然只是摇头,朝厨房走去。

  “慕小姐如果没事儿那我先上楼了?!彼呱下ヌ?。

  “等等!”慕子念突然转身叫住他。

  他停了下来,问:“慕小姐有事儿?”

  “前面是你把永强叫出去的?”

  “是的?!?/p>

  “现在你回来了,他人呢?他怎么没有回来?”

  慕子念的语气很不悦。

  “有个工地几名工人打架,把项目经理给打了,永强去处理去了?!蔽以谀嵌皇?,就先回来了。

  蔡汉龙说得轻描淡写的,很令慕子念生气。

  “你难道在那边就不能处理?”

  她很想问他在那边难道不管事吗?但是她忍住了。

  “这事儿挺复杂的,我还真是管不了,永强叫我回来的,他说今天保镖不在家?!辈毯毫桓北荒阶幽钤┩髁说纳袂?。

  “好吧,那你知道永强前几天去哪儿了吗?”她问。

  她相信蔡汉龙一定会知道,似乎全世界都知道,就瞒着她一个人。

  “知道,他去了一趟国外?!辈毯毫卮鸬煤芨纱?。

  “去国外哪儿了?去做什么?”慕子念顿时不饿了。

  突然间想从蔡汉龙嘴里探听清楚情况。

  她相信他会说,不说就不告诉她丁永强是去了国外。

  “这个,我可以告诉你,只是现在有点儿晚了,不能影响你休息?!辈毯毫浪窃懈?。

  “你能下来坐会儿吗?”她问。

  她才不想带着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在床上郁闷得睡不着。

  “行?!彼鹩Φ煤芨纱?,走到沙发旁坐下。

  “丁永强在蝴蝶谷藏了什么人?”慕子念也坐了下来。

  “你不知道?”蔡汉龙惊讶地问。

  他还以为慕子念早就知道。

  “我不知道,所以我才问你?!彼缓闷鼗赜?。

  “是永强和淑平他们的老战友,在执行任务中受了重伤,捡回一条命之后不愿意见人,永强就把他们安排到蝴蝶谷去疗养,那儿空气好、夏天凉爽?!?/p>

  蔡汉龙看着她漫不经心地回答。

  “我认识吗?或者...他们认识我吗?”慕子念问。

  “我怎么知道你们认识不认识,怎么了?”他不明白这位大小姐问这话什么意思。

  “永强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慕子念纳闷了。

  “大概是因为对方是部队的人,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吧,他也只让我们几个去蝴蝶谷接触到那俩人的知道,其他人一概不知?!?/p>

  “那...上飞机的时候云以佑和孟思语怎么可以在???”她还不信。

  “那是因为动静不小,又是大早上的,云以佑和孟思语于晨跑的习惯,正好上飞机时他们路过?;?,看到永强在总不能连招呼不打吧?”蔡汉龙不以为然。

  “原来是这样...”慕子念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自己在内心困扰了这些天,自我折磨了这么多天,竟然就是这么件事儿。

  “你是不是还要问他们去国外做什么?去哪里?我先说明,国外我没去,我在永强工地上去了,是他们去的?!辈毯毫妨?。

  “对,我正想问。那你虽然没去,总该知道他们去哪里吧?”慕子念突然觉得跟蔡汉龙说话一点儿都不累。

  这人不会隐瞒,有事说事,除非他不知道的。

  “他们去了某国,那里有永强一个老哥的私人岛屿,他那俩战友夫妻俩毁容了,那岛上有个全世界著名的医学研究中心,那里的医学家们能帮他们恢复容貌?!?/p>

  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懒洋洋地说。

  “哦...”慕子念在心里埋怨丁永强。

  这么点事儿也不早说,害得她瞎担心。

  “大小姐,我可以上楼吗?在工地上住那房子根本没法睡?!辈毯毫咕⒍嘧叛劬Π?。

  “行了,你上去睡吧,我要吃东西?!彼低?,她站起来走向厨房。

  蔡汉龙立即像得了大赦一般,跳起来就往楼上跑,生怕慢了一步又被她叫住。

  “喂!你轻点儿跑,别把我家楼梯踩碎了!”她嫌弃地低声喊。

  “放心,你家丁永强建的房子再过五百年都还坚固得很!”

  他的声音消失在最上面一级台阶。

  第二天一早。

  慕子念起床的时候,丁永强满脸疲倦地回来了。

  她已经不再生他的气,见他一脸倦容,她心疼地迎上来:“永强,你怎么才回来?”

 ?。8伦?!快Y上若年网0¤

  “念念,对不起...”他愧疚地搂着她说。

  “我知道你忙去了,你快去洗把脸好好睡一觉?!彼阉葡蛟∈?。

  “你不生我的气了?”他担心地问。

  “生气,你先去洗一洗,一会儿我再生气?!彼髌さ乇镒⌒?。

  “好,我出来就把蝴蝶谷的事儿告诉你?!彼罅四笏牧?,走进浴室。

  她为他拿好睡衣放在床上,然后坐在床边等他。

  咚咚咚,有人在轻轻的敲门。

  她起身去开门,见文琦脸色苍白地站在门口,眼睛不敢看她。

  “文琦?你怎么了?”

  这大清早的,谁给她委屈受了?

  “夫人...我...我要辞工回家了...”文琦哽咽着说。

  “你怎么了?做得好好的为什么就要走呀?你这才刚回来不久?!蹦阶幽罹档乜醋潘?。

  她低垂着头,边抹眼泪边摇头,极力忍着不哭出声来。

  慕子念一看,有点儿明白了。

  能让一个大姑娘委屈成这样的,一定是和男人有关的事儿。

  如果是家中发生什么事儿,不会是这副表情,开口就会说了。

  她伸手把文琦的下巴托起,着急地问:“你到底怎么了呀?是不是咱们家有人欺负你了?”

  微信搜“若年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